首頁 > 局勢 > 正文

軍民兩用的長征11號海上發射,幾大“首次”不同尋常

時間:2019-06-07 22:56:51        來源:

6月5日12時06分,我國黃海海域使用長征11號運載火箭功完成了“一箭七星”海上發射技術試驗,將技術試驗衛星捕風一號A、B星及五顆商業衛星送上了太空這是我國首次在海上進行航天發射,填補了我國運載火箭海上發射的空白,為我國快速進入太空提供了新的發射方式

仔細觀察這次長征11號運載火箭的海上發射,從發射方式、商業模式到火箭本身,海叔都發現了幾個不同尋常之處。

發射平臺由陸到海

在本次試驗前,長征11號火箭已經過6次成功飛行試驗,技術成熟,可靠度高。此次別出心裁采用的海上發射模式,不僅是我國運載火箭發射平臺的一次技術突破,同時也為將來的商業發射市場打開了遐想空間

相比傳統的陸地發射,從海上發射運載火箭,不僅新穎而且高效,具有獨特優勢

第一,運載火箭海上發射更加靈活經濟。運用海上平臺發射火箭,能夠將運載火箭的發射場靈活地“搬運”到低緯度的赤道地區附近,最大限度地將火箭自身的速度地球自轉的速度疊加,從而節省火箭燃料的消耗量,也進一步提高了火箭的運載能力。同時,可以減少小傾角軌道衛星因為軌道傾角變化所消耗的燃料,從而顯著提升衛星的使用壽命。

第二,運載火箭海上發射更加安全可靠。由于遠離人口稠密的內陸,海上發射不僅能有效解決火箭航區和殘骸落區安全性問題,大幅降低陸地發射人員疏散成本,還可以靈活選擇發射點和落區,降低了火箭發射的經濟成本和工作難度

第三,海上發射開辟出新的不受限的發射場,有效緩解了陸上發射場日益緊張的發射需求。隨著我國商業航天的蓬勃發展,航天發射活動日益頻繁,據統計,未來十年國內商業小衛星發射需求約為1700顆,國外商業小衛星發射需求約為6200顆。海上發射,無疑打開了商業發射的新通道

由于海上發射具有諸多獨特優勢,世界航天強國大國很早就開始了運載火箭海上發射技術的相關研究與應用,但直到1995年才由美國波音公司挪威克瓦納海上鉆井平臺和船舶制造公司、克蘭南方設計局和羅斯航天業的巨頭能源火箭公司共同出資組建了唯一一個能提供成熟海上發射服務的公司,1999年3月成功發射了首枚運載火箭,但這家公司因為接連的發射失利以及債務問題,經歷了破產、重組后一蹶不振,最近的一次發射已經是5年前了。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稱,俄羅斯航天政策研究所所長伊萬?莫伊謝耶夫表示:“國類似技術問世是世界級的成功。這再一次證明了中國在外太空探索和利用領域能力的提升。”

此次長征11火箭雖然沒有選擇赤道地區進行發射,但試驗任務的圓滿成功證明了長征11火箭完全具備在赤道地區進行海上發射的能力,也展示了長征11這款全固體運載火箭在商業航天發射市場中巨大潛力。將來,長征11火箭或將以更低廉的發射費用和更可靠的發射服務,打開自己的廣闊天地。

商業模式實現創新

作為中國商業航天市場中的一枚“旗艦型”運載火箭,此次長征11運載火箭的海上發射還引入了更多的商業元素,打造出了新穎的商業模式。

自打62年前,蘇聯將首顆人造衛星送上天空以來,航天運載火箭的發射,背后均站著各國政府支持的航天機構,冠名這么商業化的事情,未曾有之。

網友們發現,這次發射的長征11號火箭,被命名為“CZ-11 WEY號”,箭體上有著醒目的“國航天”標識與“中國豪華SUV”字樣,據悉,這是中國航天首次與企業品牌聯合命名運載火箭,而這家企業品牌正是目前在中國SUV汽車市場占據頭部位置的長城汽車旗下的高端品牌“WEY”。

在今年4月,長城汽車就宣布,經過中國航天基金會的“牽線搭橋”和包裝策劃,長征11運載火箭開中國航天之先河,與中國自主汽車品牌WEY展開合作,以冠名的形式助力中國首次海上發射任務。長城WEY還宣布將與中國航天圍繞清潔能源、自主駕駛移動物聯網等新興技術共同建立創新研究院

據悉,此次戰略合作一舉開創四個“中國首次”:汽車品牌首次成為中國航天事業合作伙伴、達成中國首次海上發射合作伙伴關系,國家級火箭首次與企業品牌聯合命名,中國航天與中國汽車首次聯手打造“聯合技術創新中心”。當時簽約的承辦方負責人還表示,這是中國航天界最大的單項合作項目

航天領域匯集的是當今世界最先進的技術成果,現隨著先進技術的廣泛應用,一些以往僅限于軍事領域應用的航空航天技術逐步開禁,并很快轉化為民用技術,而這些科技創新成果在汽車領域是有著廣泛的應用前景的。

無獨有偶,在WEY品牌宣布此消息之前,即將在今年夏天擇機發射的中國首枚民營軌道級運載火箭,也宣布與長安汽車合作,命名為“長安歐尚號”。有意思的是,還有網友發起兩家車企“千萬對賭”的爭論和站隊,頗有網絡“約戰”的勢頭。

具有前瞻眼光的汽車企業已經開始了與中國航天及民營航天領域的深度交流與探索,航天工業與汽車工業將迎來共生發展的新局面。中國航天開始以更加開放的心態運用航天技術與資源服務民生產業的建設,有更多的資金、人才等要素愿意投入中國商業航天市場,這將創造商業航天更大的市場機遇和經濟價值

允許商家冠名,這意味著中國航天翻篇了,中國民營運載火箭獲得官方認可,更是航天領域要實現商業化、民營化的標志。《三體》作者劉慈欣也曾公開表示,航天的民營化、商業化以及航天市場的啟動,可能關系到航天的未來,也關系到人類的未來。

相信未來會有更多企業愿意加入中國航天事業合作伙伴的隊伍,將來的運載火箭,會不會像賽車一樣,渾身上下貼滿了花花綠綠的商標?嗯,這并非不可能。

軍民兩用隨時切換

在長征11號于2015年9月25日首次成功發射之前,中國的大多數航天活動都是借助液體燃料火箭實現的。液體火箭的最大缺點是準備工作繁瑣,機動性差。而長征11號作為長征系列火箭中唯一使用固體燃料作為推進劑的火箭,不用像液體火箭一樣在發射前進行燃料加注,節省了大量的發射流程,發射準備的時間單位從“月”縮短為“小時”,因此可以在短時間內快速發射,被譽為“快響利箭”。

固體燃料火箭的開發動力源于軍事領域,因為導彈推進器使用液體燃料需要很長的發射準備時間,影響戰斗力,而固體燃料推進器可有效提升導彈的快速反應和機動性。中國已經列裝的戰略導彈大多使用固體燃料,因此在很多專家和軍迷眼里,長征11號從某種意義上可看成是“軍轉民項目”。

在2016年的珠海航展上長征11號的模型亮相后,就有軍迷從其與“東風31”戰略導彈極其相似的裝載方式和發射方式上判斷,長征11號火箭就是遠程戰略導彈的基礎上開發的“軍民兩用經濟版”。

長征11號火箭具備快速響應、無依托發射能力,能夠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在不預設發射場地的情況下,擇機選擇公路或是小場坪進行發射。在海上發射前,只要把火箭豎起來,進行地面電纜的連接就可以了。

空氣動力學家、航天技術專家、技術評論家、國家高技術航天領域專家委員會委員黃志澄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海上發射是陸上發射的重要補充,它的靈活機動的發射模式,具有重要的軍事價值,“快響利箭”將成為“海上利箭”。“這次發射的火箭是長征十一號。這是長征家族現役唯一的固體燃料運載火箭,固體燃料火箭幾乎不需要準備,近乎可以隨時發射,對于國家在戰時災害時的應急作用無可取代。”黃志澄說。

值得注意的是,在常規發射任務中,火箭的控制和監測信號通過有線通信系統傳輸,而在海射任務中,只能通過無線傳輸形式來實現,因此“CZ-11 WEY號”也成為國內首枚采用無線測發控技術實施發射的火箭。以往火箭的飛行安全控制需要地面人員監測和控制,本次任務則是由火箭自身根據飛行情況,實時自主判斷,這是我國火箭首次實現自主安全控制。

前后端無線遠控、箭上自主智能安控,包括海上動基座瞄準等多項關鍵技術,都在這次發射中得到了突破。因此,在實現海上發射之后,長征11號火箭的軍民身份的轉換將更加靈活,進入軍民兩用之間游刃有余的佳境。平時,可以承擔商業發射任務,戰時可以將衛星系統快速組網、補網,或者直接變成戰略導彈,從隱蔽性更強的海上向敵發起攻擊

可以說,長征11號火箭不僅是商業航天發射的成熟工具,更是保衛國防震懾敵方的“大殺器”。

    閱讀下一篇

    太尷尬!導彈車被交警扣押5小時,司

    在現代戰爭中,國家之間為了取得優勢經常會利用衛星或是其他的監測設備,來追蹤對方國家導彈的位置,美國在這方面非常拿手,就連中國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