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古老傈僳族村寨的脫貧致富路

時間:2019-06-04 10:27:42        來源:

 

同樂傈僳族村寨,依山而建,木愣房相互交錯結合,錯落有致的嵌在山坡上。人民網 宋晨攝

五月的雪域高原,群山捧綠疊翠,沿著崎嶇的盤山小道,記者來到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縣葉枝鎮同樂村。

依山而建的木楞房錯落有致地密布在半山腰上,村口整齊停放著一輛輛貨車、小汽車摩托車,通往各家的小路干凈整潔。

作為云南省乃至國最具代表性和最古老的傈僳族山寨之一,現在的同樂村不但依然保留著那份與世隔絕的傳統文化之美,更不斷嘗試著與現代文明深度結合,摸索出了一條產業相容、文化互融的脫貧致富路。

“敲門書記”帶頭做產業

村民在交談,村內道路干凈整潔。人民網 宋晨攝

2014年和政國到同樂村任黨總支書記時,這里還是個與貧困為伴的傈僳族村寨。

地處云南省西北部的維西縣,是曾經古代滇西北“茶馬互市”的匯集點,也是我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縣。同樂村因為地處偏遠,基礎設施相對較弱,交通不便,出行困難,屬于貧困程度較深地區

長期以來,同樂村村民在高寒山區上僅靠種植玉米、小麥、蕎麥維持生活,和政國認為只有發展產業才能帶領全村村民共同脫貧。

在請專家來同樂村實地考察后,和政國決定在村里大力發展中藥材種植。

萬事開頭難,這個推廣中藥材種植的決定并不順利,很多村民起初連買種子的都沒有。見此情況,和政國就自掏腰包購買了藥材種子發給困難群眾種植。他那輛皮卡車了村里拉藥苗、藥材的“公車”。

村民勞作不積極,每天一大早,和政國會拿著一根木桿挨家挨戶的敲門,喊著“起床了!起床了!上藥材地干活去了。”

“早上睡得正香,就被書記敲醒,當時我也很討厭他,有的村民還用傈僳語罵他。”一位村民回想起當時自己的做法還有些內疚。“一敲就是好幾個月,不起床的就一直敲。后來大家漸漸就都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

然而記者并未看見村民們口中的和政國。“和書記在工作崗位上病倒了,還在住院。”記者從村民口中了解到。

如今,同樂村現在育有重樓100苗,木香70苗,桔梗70苗。同樂村中藥材已累計銷售額達130萬元,合作社的固定資產已達20萬元,人均收入實現倍增。

感恩連助力精準扶貧

“我可以為低年級的小朋友輔導作業。我也要加入感恩連!”

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同樂村大學生村官何冬梅低頭一看,是一位十幾歲的孩子。何冬梅還是同樂村感恩連基礎教育排的排長,她告訴記者,這是同樂村感恩連在開展基礎教育的活動時的一個感人的小插曲。

據了解,2013年,該村沒有一個大學生,高中(中專)生也僅有4人,適齡兒童入學率不到85%,輟學學生20多人。

為了解決當地孩子功課輔導求路無門的現狀。同樂村感恩連教育服務排利用村中為數不多的優秀高中生和大學生免費指導孩子完成假期作業,幫他們答疑解惑。

“現在這個十幾歲的孩子也是我們其中的一員了。”何冬梅說,“希望在今后的一系列的活動開展過程中,影響更多的人來加入我們的隊伍。”

同樂村感恩連連長和生向記者介紹感恩連情況。人民網 宋晨攝

同樂村“感恩連”是一支由群眾自發組成的志愿服務隊伍。“我們村本來就有志愿服務隊,以前就在開展志愿服務活動,他們有的會種藥材,有的會理發,有些成員家庭內務整理得好,我想把他們組織起來,為村里做些事情”。感恩連連長和生介紹著說。

自成立以來,“感恩連”以春節、農忙等節日和季節為契機,多次到戶開展環境衛生提升指導和產業發展技術指導工作,極大程度為同樂村群眾生產生活帶來了便捷和福利。

“非遺”發力帶動增收

“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蹈”,這是傈僳族百姓世代生活狀態的真實寫照。

在過去,村寨的百姓但凡有婚喪嫁娶、節日喜慶、歡慶豐收、喜迎賓客重要節日,都會以此慶祝。

如今,古老傳統的“阿尺木刮”舞因形式熱烈奔放、風格獨特,且保留著民間真實性、自然性、生活性和觀賞性,2006經國務院批準,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時至今日,同樂村300余戶人家,基本老老小小都會跳“阿尺木刮”。這一古老的舞蹈完整地保留了下來。

村里成立了“阿尺木刮”專業舞蹈隊,開發以傈僳族服飾、草編、弩弓、木碗、竹編為主的傈僳族手工藝品。目前,“阿尺木刮”歌舞展演隊有專業表演隊員40人、業余隊員40人。成立僅一年多,展演隊就接待國內游客3萬多人次,經濟收益達40萬元,28個建檔立卡貧困戶從中受益。

如今的同樂村,村容村貌變了樣,村民的日子越來越紅火。

    閱讀下一篇

    ICU昏睡257天后 金所長以最令人

    妻子伏在金健勇身邊哭泣。去年9月19日凌晨,在連續加班超過48小時后,杭州市公安局富陽區分局城南派出所所長金健勇突發腦溢血,病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