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重慶一男子兩次強奸孫媳婦 進行了責任細化

時間:2019-10-10 23:40:22        來源:

“未年被害人小花與周某的婚姻無效,已將小花送到其親生父母身邊。”日前重慶市開州區檢察院收到開州區某鎮政府的回函。該院發出的檢察建議被鎮政府采納,小花的監護權轉移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今年10月,開州區檢察院在辦理付某強奸“孫媳婦”小花一案發現,未成年少女小花與付某的孫子周某未登記就以夫妻名義同居,二人均有智力障礙。付某明知小花智力低下,先后兩次在家對小花實施性侵。承辦干警多次實地考察,得知周某的父親在辦案過程中已因病去世,小花與周某二人無生活自理能力且無人監護。為了解決小花的監護問題,10月29日,該院向開州區一鎮政府發出檢察建議,建議妥善處理小花的監護權轉移工作

辦理該案過程中,開州區檢察院發現,像小花這樣因父母離異、去世等原因陷入家庭監護“真空”困境的未成年人不在少數。數據顯示,2015年以來,該院共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227件309人,其中部分都涉及到監護困境未成年人。

今年10月11日,該院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檢察環節監護困境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意見(試行)》,明確規定監護人因監護侵害行為被提起公訴且符合剝奪監護權條件的案件,檢察院應當書面告知未成年人及其臨時照料人有權依法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并告知其有權獲得法律援助。意見從操作層面,明確了檢察院在剝奪監護權的案件中,應該擔負起的司法責任。

“剝奪監護權后由誰來接收?未成年人的成長、教育又如何保障?這些問題都需要作出妥善的系統性安排。”該院分管民事行政檢察的副檢察長舒城表示,多年來剝奪監護權的案子進展緩慢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包括安置在內的后續保障缺失。

鑒于此,該院又聯合法院、公安、教委、民政、關工委等10個相關職能部門,對辦案中發現的監護困境未成年人,統一制定救助關愛方案并建立成長檔案,將案件基本情況、待救助事項等移送有關部門。對監護權發生轉移的未成年人,該院首先征詢其本人意見,協調將其妥善送交愿意接收的親屬或單位。如出現親屬或單位不愿意接收的,該院將協調相關部門安置。意見還對司法救助、基本生活保障、教育權利保障、心理疏導等涉及監護困境未成年人的后續保障,進行了責任細化。

截至目前,該院已依照意見對2名監護困境未成年人實施了法律援助。

    閱讀下一篇

    印巴軍隊在克什米爾地區沿實際控

    印巴軍隊在克什米爾地區沿實際控制線再次發生交火。印軍稱巴基斯坦士兵7人死亡4人受傷;不過巴基斯坦軍方發表聲明稱,巴基斯坦4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