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程益中加盟樂視體育的消息,牽動許多人的心

時間:2019-09-11 22:05:40        來源:

程益接受鳳凰網專訪,談到自己的狀態、媒體行業的轉型,以及自己在樂視體育香港公司的設想。

圖片:程益中加入樂視

程益中的微信頭像,一直是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那張著名的劇照:肖申克逃出牢獄,張開雙臂大雨傾盤而下。

在創辦《南方都市報》之初,他喜歡向人們推薦這部電影。

圖片:程益中的微信頭像

數天前,程益中加盟樂視體育的消息,在媒體人的微信朋友圈刷屏。盡管他已離開南都11年,他的去向仍然牽動許多人的心。

“人總得有個事做。意識形態不給搞,可以干與政治無關的職業么?不讓當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只好就坡轉型,做人類體格的管理員,順勢投身到似有若無的體育產業。在我的面前,過去已上交給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歷史,消失無影無蹤,只剩未來。在我們面前,一切傳統經驗都不復存在,只有蔚藍的大海,或肥沃的荒原,一望無際。”

這是消息傳出后,程益中發在朋友圈的回應。

2008年,程益中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時說,希望自己50歲時,“更寬容,更自由,不需要拍案而起,不需要憤怒,能生活在人權民主和法制得到真正落實的社會,能看到官員廉潔奉公、環境日益改善、社會公平正義、人民安居樂業。至于自己能干多大的事業、能有多大的就,真的一點都不重要。我愿意做一個好制度幸福平民,絕對不愿意做一個壞制度下悲苦的英雄。”

“我還是很喜歡我這一段話,我覺得說得挺好,”如今剛好50歲的程益中說。  

他本來不想接受采訪。但正如他自己說,他最大的弱點是“心軟”。

電話里的程益中,語調輕快。他說自己剛入職,挺忙的。他已從“職業傳媒人”轉型為“體育產業弄潮兒”,更愿意談論樂視體育的未來,不想過多談論個人、政治和意識形態。他說自己還是每天都要看新聞,不僅是通過微信朋友圈,手機上還裝了很多新聞客戶端,包括網易、騰訊、鳳凰等。政治仍然是他最關心的一部分

以下為對話,有刪減。

報紙總編輯并不比販夫走卒更具理想主義情懷

鳳凰資訊:傳統媒體人正在大量地從新聞業里出來,相當多前同事同行已經轉型,并在其他行業里得到不錯發展。在你看來媒體人最核心優勢是什么?

程益中:媒體人轉型其它行業或創業,最大的優勢是由其本質工作和職業特點決定的,那就是見多識廣,信息來源豐富,能比其他人掌握更多的成敗得失案例,因此視野一般人開闊。

鳳凰資訊:新聞業正在痛苦地轉型,全世界都面臨同樣的難題(排除政治因素)。你是否認為專業的新聞人依然有存在的必要?專業化的新聞內容生產依然有光明的前途?現在很多網站打算用機器算法取代人工編輯,用機器寫稿。

程益中:中國傳統媒體及其從業人員面臨的處境,有普遍性,更有獨特性。但無論怎樣,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即使是傳統媒體都消失了,新聞業和新聞人都不會消失,只不過由于生產力的發展和傳播科技水平的提升,不需要那么多的從業人員而已。互聯網時代的新媒體業,經過野蠻生長、瘋狂擴張,看起來媒體行業的門檻消失了,傳播授受雙方界線消失了,人人都是傳播者,人人都是被傳播者,似乎專業人士的存在沒有必要了。但充分競爭之后,市場最終會走向細分,最終部分受眾會對垃圾信息和低劣傳播產生厭惡,對更高質量信息和更高水準文章會產生需求;這個時候,新媒體對專業新聞工作者的需求會再次涌現。傳統新聞工作者也去適應互聯網時代,人們接受信息的介質和渠道發生了變化而已,但信息需求是巨量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

鳳凰資訊:有一種比較激進的看法認為,中國的傳統媒體轉型已經全部錯過了窗口期,轉型基本都難逃失敗的厄運。你是否認同這樣的觀點?

程益中:是的,所謂錯過是說將來影響最大的就不是什么南方系、新華系,而是各種新媒體。傳統媒體最后只剩下一個黨報、一個黨臺,靠財政撥款養著,其它走市場化的傳統媒體在政治和市場雙重壓迫之下、都會急劇萎縮直至消失。原因就在于傳統媒體行業的產權歸屬和企業制度,這是根本,這樣的產權歸屬和企業制度注定是沒有出路、沒有未來。

鳳凰資訊:有人認為技術才是新聞業最大的驅動力。有了好的平臺,好的內容自然會產生出來。你怎么看?

程益中:大抵如此,不過我認為資本是第一推動力,其次才是技術。

鳳凰資訊:理想主義曾是您身上一個鮮明的標簽,現在你怎么理解理想主義?

程益中:理想主義是完美主義別稱,理想主義者對缺陷、瑕疵和不安更敏感,長于分析、揭露、批判,容易產生顛覆變革的沖動。理想主義跟從事何種職業沒有關系,報紙總編輯不見得就比販夫走卒更具理想主義情懷,理想主義是一種情操,不是一個飯碗。我以往和現在對理想主義的理解,沒有改變。

鳳凰資訊:曾經的媒體工作經驗對你今天的工作有什么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程益中:媒體工作的經驗,對我現在改行,從事體育產業、經營體育生意,我認為有極大的積極影響。至于負面的,是我感到時刻處在觀眾的關注之下,感到“無往不在枷鎖之中”,我本來就是一個憂患意識、卓越意識、完美意識特別特別強的一個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壓力更大,更容易焦慮不安。我自己慢慢調整和適應吧。

鳳凰資訊:能不能給新聞專業學生一些建議

程益中:不要只學新聞專業,至少還需學多一個專業。或者干脆不學新聞專業,學歷史、學法律都可以從事新聞業,學中文也行,學數學化學都行。

如果只學了新聞專業,那就要多讀其它專業的書籍,多讀雜書,涉獵廣泛。

孤獨是與生俱來的稟賦

鳳凰資訊:2008年你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時,曾說希望自己50歲時“更寬容、更自由”,如今感覺是這樣嗎?    

程益中:相反。    

鳳凰資訊:為什么?    

程益中:這是中國現實啊。    

鳳凰資訊:那拍案而起呢?更多還是更少?    

程益中:就更多的無奈吧,更多了一些逃避。

鳳凰資訊:上次采訪時你談到孤獨感,現在仍然時常感到孤獨嗎?    

程益中: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東西吧,肯定有的。    

鳳凰資訊:家人也不能緩解這種孤獨嗎?    

程益中:可能跟每個人的稟賦氣質有一定的關系,可能就是說我獨特的一面吧。這跟悲情沒有關系的,就是稟賦,這種孤獨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鳳凰資訊:即使在最得意的時候?    

程益中:跟失意和得意無關。除了是個體特質和稟賦,我想還有我自己與當下的“格格不入”。    

鳳凰資訊:有些老同事會比較關心你的經濟狀況。    

程益中:生活我覺得沒有問題吧,只不過是說看你以什么樣的標準去生活。對于有些人來說,可能一個億、一千萬都不夠;對于有些人來說,可能就是十萬、八萬都夠。這是看你用什么樣的態度來生活,我覺得我在這方面的態度是隨遇而安,也不會太在意這些東西。    

鳳凰資訊:你覺得自己最大的弱點是什么?    

程益中:我覺得我最大的弱點還是善良。就是心軟。不是外面想象的那樣堅強。 

鳳凰資訊:對那些關心你的人,還有什么想跟他們說的嗎?    

程益中:我經常會留意關系到他們的一些事情,我還是希望他們,尤其是我以前的同事,希望他們發展得更好。現在機會還是挺多的,希望他們能夠把握住機會,趁著年輕,還是應該做自我的轉型和變革。創業、出來發展的機會還是挺多。撇開政治因素不說,傳統媒體本身也到了該轉型和自我革命的時候了,所以大家還是要做好這方面的規劃吧,盡快地早做準備。我已經都覺得后悔,因為我畢竟年紀大了,各種轉型也不是那么容易。年輕的時候,人在40歲的時候是很有爆發力的,那完全是不一樣的狀態,所以要趁早。我自己活得還挺好吧,也還是隨遇而安,還是挺喜歡寂寞的,還是挺能夠獨處和冷靜的,沒有過不去的坎。    

鳳凰資訊:沒有過不去的坎。你相信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打敗你了嗎?    

程益中:那要看你怎么定義成功了。以前我在南都,我是很珍惜的。我也講過這話,恰恰是我個人價值和南都價值的最大體現。對于南都來說,對我個人來說,沒有這種挫敗,真的意義要大不一樣吧,我是這么想的。 

樂視會打通體育產業所有環節

鳳凰資訊:你之前創辦南都、新京報,后來做體育畫報,陽光時務,都是躊躇滿志。這次加盟樂視體育,跟前幾次的心態是不是有一些不同?    

程益中:我是做樂視體育香港公司,開始有點惴惴不安,壓力很大。但是來了這幾天,摸了情況之后,覺得還是值得做。市場潛力大,空間大。    

美國,體育產業占國民經濟的比重是2-3%,是支柱產業。它是汽車制造業的兩倍,也比石油工業大。但是在中國,只占百分之零點幾。    

現在在樂視做體育,是在一個對的地方,有對的思路。最重要的是時間對了。只有國民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人民生活水準提高到一定程度時,體育產業才能發展好。

做體育畫報中文版時,我就感慨:做早了。現在回過頭來一想,做體育產業,如果你只是做傳媒,這在體育產業這個長長的鏈條中,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是最不值利益最少、并且競爭非常激烈的一個環節。

千萬不能把樂視只是看成一個體育的媒體公司,這樣想就錯了。 

樂視體育直接通過傳播以及傳播帶來的廣告收益,是很少的一部分。    

七、八月份,樂視體育拿下2015國際冠軍杯中國賽,包括廣州深圳以及上海三場比賽。我們的設想是:打通體育產業的上下游所有環節。以前香港的電視臺購買英超版權后,讓觀眾付費觀看,這是它主要的收入來源,加上接廣告。樂視在消費方式上,會是革命性的變化:你隨時隨地,想點播某一場球,都可以馬上購買。在傳播上也會有革命性的變化:以前就是直播,現在可以通過互聯網;我們可以直接邀請觀眾當解說員,跟我們職業解說員一塊兒來講球。互動性會大大增強。

最重要的是后續開發。我們可能直接在英超賽季,就是沒有打比賽的空檔上,把英國的足球隊請到香港來。樂視還有電視機、還有樂視手機可以捆綁銷售。還能延伸出一個旅游產品,比如“英超之旅”,每年組織香港的球迷去英國和英超各個球隊深度交流。這些都是傳統電視臺根本做不了的。

為什么現在好幾家都瘋狂地投入體育?它是有道理的,王健林、馬云、馬化騰,體育產業機會確實來了。

我們中國人對體育的了解,仍然僅僅就是錦標主義,就是金牌至上。在美國,體育就是個生活方式,就是普世價值,就應該這么活。每個美國人的成長,都伴隨著自己所在城市的某一個球隊,真正回到了體育本身,回到人的發展這個層面來了。

“人總得找個事做”

鳳凰資訊:你在朋友圈里說:人總得有個事做。有些老同事覺得很是感慨。   

程益中:有些老同事可能知道背景,他們應該知道發生什么事。我這個話本身也有一點調侃的意思,當然也是實話。    

鳳凰資訊:你覺得他們這些感受,也是你復雜感受的一部分嗎?    

程益中:那肯定是。我就是有點順勢而為的意思,這次樂視體育香港公司這個工作對我來說,是有點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我也沒有去強求,一拍即合吧。

2008年奧運會前后,我一個判斷就是說,我們的體育還是沒有從政治附庸中擺脫出來,體育在中國根本就不是一個產業。那時候它還被賦予了太多不該承載的東西,比如增強民族自尊心、揚我國威等,這都是沒有價值和沒有意義的功能

現在不一樣了,現在體育成了一種生活方式,我覺得這個機會就來了。    

鳳凰資訊:你之前提到美國,體育和音樂在美國人生活中非常重要,是普通人獲取快樂的一種方式,與政治比較遠。    

程益中: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是國力的真正象征。我在美國看體育產業,很震憾:美國每個人對體育的參與程度都是不可想象的。我去看NBA比賽,一張票就一百美元,那還是便宜的。一個父親帶著三個孩子去看,一天下來上千美元。然后在周邊玩一玩,一人買一件球衣,球衣加起來都得一百多塊錢。最好的票都要上千美元。

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也會到這一天的。2014年中國體育產業是五千億人民幣,現在國務院剛剛公布的規劃,到2025年要達到五萬億,增幅十倍。這不是空穴來風,是有一定道理的。

    閱讀下一篇

    教授陳哲宇出獄后已回山東大學工

    據徐州醫科大學麻醉學院官網消息,4月11日上午,山東大學醫學院陳哲宇教授應邀來我校作學術講座,本次學術講座主題為“BDNF神經元